唐朝那些猫事儿(38)隐忍的恐惧

故事简介|唐,开元十四年,夜,宵禁。一阵风吹过街道,然后随着风的,一盏盏灯笼从一个个小巷子亮起,飘过……

灯笼在朱雀大街上汇聚成一条光的河。这时,那些提着灯笼,穿着人类衣服的小小生灵,才渐渐露出它们本来的面目。它们,是猫!

这是关于猫的故事,故事的主角叫秋儿。她是一只被人类男孩春儿所救的猫,一只会法术的猫。

春儿变成猫后误入了耗子洞,为了救春儿她来到老鼠王国,在这里,和蛇老大交易……

而另一端,春儿却被一只耗子和尚囚禁在家中,这和尚意欲何为?春儿能不能顺利逃出?秋儿又能不能找到他?一场关于使命与成长的故事就此展开。


文/溜爸

第三十八章 隐忍的恐惧

秋儿回到了鼠国上层,她最终还是没敢冒险带阿彪上来。

她在鼠村花了不短时间,找到一个还算可靠的鼠,将阿彪暂时托付给它,这才安心离开。

也正因如此,再次到达猫将军庙的时候,已经和第一次相距两个月了。

两个月,从和锥子一起到有回赌场见蛇老大,到独自留在鼠村;从认识阿彪,到看着鼠婆衰老、死去,她突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是呀,如果按照鼠的寿命算,这一去一回也有七八年的光景......”秋儿感慨着,看着眼前的猫将军庙。

“不知道当初那个给我指路的鼠和尚还在不在?”她心里问着就走到庙的门口,轻轻扣了扣紧闭的庙门。

没有动静,一扣,二扣,三扣,都还是没有动静。

“不用敲啦,这庙关了好久啦!”一只路过的好心鼠对秋儿说。

秋儿转过了身:“怎么?这里关了么?”

“是呀!得有三四天了吧。”

“那您知道什么时候开么?”

“那谁知道!”好心鼠说,说完它本来是要走的,却突然停住了,转身走到秋儿的面前:“我劝你呀,如果是上香就去别的庙吧,这里不太对劲......”

“不对劲?怎么个不对劲?”

“我听说,最近来上香的鼠呀,经常在庙里闻到一股一股的猫味儿!”

“啊!”秋儿忍不住惊呼。

“可不!多吓人呀!我告诉你,现在这附近的鼠都传说,是庙里猫将军的魂儿作祟!”

秋儿当然不相信什么猫将军的魂儿,但她也不再敲门,而是围着猫将军庙前后转起了圈。

转到后面的时候,秋儿发现这庙的院子后原来还有个门,而且这门是敞开的。

这门是敞开的……

秋儿试探着走了过去。她走到门口,刚窥探到廊子里堆积的杂物,就听见里面传来了吵闹声。

“你懂什么!就知道在家窝着,要不我爹老跟你吵架!”然后,一只气呼呼的公鼠就从门冲了出来。

“小胆!”后面,紧追着的是只母鼠......

“您好!”秋儿先朝着公鼠打了个招呼。但它根本没理会,只是匆忙着就没了踪影。

“您好!”于是,秋儿又朝着母鼠说。

“哎......哦,您好。”母鼠眼见着追不上了,只得喘着气停下,它稍稍理了理自己头上蓬松而凌乱的毛发问:“您是?”

“我是来找着猫将军庙住持的,可是,庙关了......”

“哦,那个,它最近身体不好,所以,所以......您要是想敬香就先去别的庙吧!”母鼠说,说完急忙就要往院子里走。

“我是找它有事。”秋儿拦住了母鼠,并掏出鼠婆交给自己的那封信,递了过去。

母鼠接过信,站在门口,边堵着门,边看。看的能把信反复琢磨三四遍的时间,才犹豫着让开身体,说了声:“请吧!”

跟着母鼠进了家门,秋儿一眼就看到了那个锁着的小门。小门的方向是通向前院的,小门上挂着一块匾,匾上写着两个字:“空界”。

“那对面门上的匾是不是写着色界?”秋儿想。

然后,便跟着母鼠顺着门一直往西转,转到正西的时候,她又看到了那个上着锁的西屋。秋儿本能地朝着西屋走了两步。

“您请进!”但这时,母鼠已经打开了东屋的房门,往里让她。

两只鼠前后脚的进了屋,一进去,母鼠就开门见山:“我婆婆它是什么时候去世的?”

“啊?”

“就是鼠婆,它是我家老沈的娘。”母鼠说着,想到对方可能不知道老沈是谁,又补了一句:“老沈是前院猫将军庙的住持,我丈夫!”

“啊?”秋儿翻着眼睛想了想,不短的时间,她才明白过来:“也就是说,您的当家老沈是这猫将军庙的住持,而它又是鼠婆的儿子,鼠婆是让我来找它儿子的!”

“你难道不知道?”

“老实说,我确实不知道,因为鼠婆从没跟我说过这猫将军庙的住持是它儿子。”秋儿说。

她突然想起阿彪的一句话:“不过,我倒是听说,鼠婆有个十九子,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离开鼠村的!”

“鼠村?你是说那个鼠村?”

“是的!”秋儿回答,然后,它们又聊了一阵。

这秋儿才听明白,母鼠根本就没见过鼠婆,也压根不知道自己这位老沈过往是个怎样的人,有着怎样的经历。

原因是,每次只要它一问,老沈就急。

不过,母鼠告诉秋儿,它还是愿意按照鼠婆说的,给那个从未谋面的侄子阿彪一些补偿,甚至可以让阿彪留下,照顾它。当然,这些也都需要老沈的同意。

“那老沈呢?”

“它这几天都没回来了,其实就在前院的庙里,说是闭关。”

“闭关?它经常闭关么?”

“经常,不过每次闭关都是在这东屋里睡懒觉。这次......不知道是怎么了。”

“那大概多少时日?”

“也没说......要是愿意,你就留下吧,在我家等等。”

秋儿当然是愿意的。

“那就住我儿子的房间吧。就是刚才跑出去那个。”

“那它回来怎么办?”

“不回来,孩子有本事了,外面能找着地方睡觉了......”母鼠说,说完又嘟哝了一句:“孩子......鼠村......”

隐约,秋儿似乎听到了鼠村。

“那就这样。你早休息,有什么需要的就到东屋叫我。”母鼠说着顿了顿:“还有……晚上要是听到有什么声音,可千万不要出来,我们家里,可.....可能有......”

母鼠说着顿了顿……

“有什么?”

秋儿最后也没能问出有什么,但到了晚上,她果然听到了动静。

“乒乒乒乒、乓乓乓乓。”那动静很小,而且时有时无。如果不是秋儿刻意留神,是绝听不到的。

当然,秋儿并没有按照母鼠说的,千万不要出去,相反,她听到声音的瞬间就冲了出去。她听得出方向,是西屋!

“你!你干什么!我不是让你不要出来么!”西屋前,拿着斧子的母老鼠怯懦地抖动着身体,像是被突然出现的秋儿惊到了。

“我倒是想问问,你在干嘛?”秋儿反问。

“我......我.....”母鼠用惊恐的神态看着秋儿,然后,用很小却很清晰的语气,凑近说:“我告诉你,这屋子里有只猫!”

说完,母鼠有些神经质地笑了,那种将恐惧忍耐了很久后,突然爆发出来的笑。

它说:“是我们家老沈养的!老沈养的!你知道么?打从这只猫进家的那天,我就知道。可是......可是我不敢问。老沈的事,只要它不说的,我就不敢问。我只能忍着,只能怕。战战兢兢地,既不让老沈和小胆看出我发现了它们的秘密,又担心着它们的安危。”

母鼠说到这儿,将笑收了起来:“我以为,老沈是值得我托付的,可是,直到你来了,我才看清它的真面目!”

秋儿开始还没明白母鼠的意思,但只转瞬间她就懂了。然后,就是可怜,可怜眼前的母鼠。

她想去搀扶母鼠,但母鼠甩开了她的手,疯了似的说:“我要报仇!报仇!杀了老沈!杀了这猫!”

秋儿怔住了。听到“杀了这猫”几个字,她所有的情绪都变成了怒,没有了恐惧,也没有了可怜。

她一把夺过斧子,推开母鼠,照着门锁就砍了下去!不像母鼠那样怯怯懦懦,她用最坚定的心思,最蛮的气力照着那锁砍了下去。

锁掉了,只一下就掉了,砸在地上发出干脆的响声。

然后,秋儿的愤怒,母鼠的疯狂都化成了平静。

风过,失了铁链禁锢的门缓缓打开,两只耗子都屏住了呼吸……

然而没有,门里面什么都没有......

**作者|溜爸,一个拉小提琴的习武之人,一个舞文弄墨的计算机工程师,一个被山东大妞泡上的北京爷们儿。最大的理想是老婆孩子热炕头上写故事。
**

全目录|《唐朝那些猫事儿》

上一章|自由的代价

本文由开元棋牌发布于操作系统,转载请注明出处:唐朝那些猫事儿(38)隐忍的恐惧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