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身误 ——《妖猫传》

年少懵懂时我背长恨歌,最无奈的就是这句话。多么情深的帝王,迫不得已牺牲了爱情,于是回宫后又上穷碧落下黄泉的去追寻去挽回。感动的只有他自己。

幻术,顾名思义就是让人产生幻觉的法术——看似实,其实虚,归根到底就是一个“幻”字。

可两个美好的白鹤少年,却是片子里最大的温情。

片子以悬念开头,皇帝暴毙、太子偏瘫,金吾卫统领陈云樵家鸡犬不宁正值年少的诗人白乐天(居易),执着于“唐玄宗和杨贵妃的爱情故事”,正在构思他的《长恨歌》。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他结交了来大唐寻找“无上密”的倭国幻术大师空海。

一见玉环终身误。

从美学角度来看,《妖猫传》堪称完美。尤其是影片的重头戏极乐之宴,场景画面中的大气恢宏与细节的处理可谓是用尽了心思:大到整场宴会里的夜景大层次,小到贵妃衣服上的纹饰。如梦似幻场景充斥着整张大屏幕,除了震撼还是震撼。        

“ 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花钿委地无人收,翠翘金雀玉搔头。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泪相和流。”

和电影《了不起的盖茨比》里一样,影片前面有多奢华梦幻,影片的后半部分就有多凄凉。“强盛时她是帝国的象征,衰败时 帝国将不再需要她。”

因着这份爱,这份感恩,他陪伴了她一生,甚至,牺牲了生命。

就像在盛宴上,每个人都心怀鬼胎。阿倍仲麻吕臣服于贵妃的美貌、高力士为此求得李白为贵妃写诗。幻术大师的弟子丹龙和白龙见到了贵妃的翠翘,希望能引起她回眸一笑。

想来,也只有那样的旖旎风流才能孕育出浪漫。

贵妃是大唐强盛时的一个梦,为此玄宗为她举办了极尽奢华的极乐之宴。

看完电影随手记录一下~

《妖猫传》从来就不是文艺片或者历史题材的电影,而是一部奇幻悬疑的电影,它改编自日本奇幻作家梦枕貘的小说《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他曾沿玄奘的西游轨迹,在中国搜集关于唐朝的素材,并在 2000 年写下这部四卷本奇幻小说。在书中,这位日本作家多次写下“彼时长安是世界的中心,世界最伟大的城市”这样的语句。

她真好啊,少年想。

自从《妖猫传》上映以来,就引起了人们激烈的讨论。评论里两级分化严重,觉得是烂片的人更钟情于流畅的叙事、严密的逻辑;觉得是一部很棒的片子的,更欣赏妖猫传里呈现出的大唐风流。

父债子还。他啄瞎了玄宗的眼,直到德宗顺宗。要知道德宗已经是玄宗的曾孙。他却依然在报仇。

那个问白龙丹龙是不是白鹤少年的杨玉环,真的死了,所有的人都很心碎。白龙便日夜守在贵妃身边,他的灵魂和御猫合为一体,寻找着机会为贵妃报仇。

“我多希望放在那托盘上的头是我,可是这样我就不能完成和你一起白头偕老的誓言了”。

妖猫通过春琴之口说“欠下的债总是要还的”。白乐天和空海通过这条线索找到了阿倍仲 的日记,解开了贵妃之死的历史迷案。

乐天和空海,丹龙和白龙。

电影也承接了小说里繁盛的大唐气象。在实景搭建的长安城里,灯光舞美、一草一木都显得格外真实。故事发生在贞元二十一年,大唐盛世已过去三十年。

繁华时她便是盛唐的标志。

“牡丹瞬绽、鱼跃半空,人能化鹤而飞”,预告里这些玄妙的幻术场景,很吸引人的注意力。

他说只因我爹赌钱赌输了,把我给了师父。淡淡的话里有少年多少的自卑?可是眼前这个尊贵看起来遥不可及的美丽女人却告诉他自己自幼失去双亲,寄人篱下,因而对别的每份好都很感恩。

到头来,大唐盛世是一场幻术,爱情亦是一场幻术。谁中了幻术,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刘昊然太美好,黄轩风流张狂的诗人形象着实也让我心动了一把。他很符合电影中白居易的形象设定。但若放在历史中,他更适合李白。自然不必说染谷将太 ,他的笑,他的眼,似乎能扫清一切幻术。

如果把它当做一部爱情片来看,可圈可点的地方还是很多的。对于唐玄宗来说,他首先是个帝王,其次他是个丈夫。仔细观看影片大家可以发现,尸解大法其实是有效的。他要让世人知道他为了江山社稷做出了怎样的牺牲。用毒酒+尸解大法可以让杨贵妃在无意识,无痛苦的状态下死去。就算杨贵妃要死,也要满怀对他的爱和感激去死。

他也的确恨丹龙。

妖猫传:这大唐盛世不过一场幻术,爱情亦是一场幻术

故事外的我看到这句话简直要气死过去。伴君如伴虎,天下安定时你是宠妃你圣眷正浓,可危急时刻你就是棋子。保江山,保自己,却独独不保你。

杨贵妃对李隆基是真爱,为了保全爱人的江山和性命,她拒绝了阿倍出逃的邀请,毅然决然的选择了自己去死。

但那一切都是幻术。

你说呢?

如果说,整部片子都给人一种不真实感。那么贵妃的死却是直接打碎这幻影的石子。

都是幻术啊,都是幻术。

而整个大唐的繁华坍塌也从此而来。

也只有那样的国运和繁华才能造就出李白那样狂放不羁的天才诗人吧。

就像玄宗的爱情。

两代帝王的惨死,似乎一个帝国刻意隐瞒的真相正要呼之欲出。我以为这是一只猫护主的故事,倒是这世间算尽人心,却还不如一只家养的宠物重情。可看到最后才知,这是一份最纯最真的情。

就像玄宗的开元盛世,转眼之间便被安史之乱翻转成空。唐依旧是唐,却再也配不上那个大字。

他守了她三十年。他守了他们三十年。

可丹龙又何尝不是他内心深处最后一丝的柔软呢。因而,也只有丹龙才能唤醒他最后一丝良知。

于是玄宗不计代价的将她的美展现给天下,你看众人看她的目光,有贪婪,有占有欲,有惊艳。却独独不见白龙的眼中,干净纯粹,那是爱情本该有的样子。

守了三十年。他依旧在报仇。

在后人的幻想中,在晁衡的日记中,在荧屏之外的我们眼中,极乐之宴的美太动人,也太不真实。仿佛一切人影都在虚无缥缈中,弹指即破。

说的是白龙。

本文由开元棋牌发布于操作系统,转载请注明出处:终身误 ——《妖猫传》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