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活都为了吃

 杨瑒  

图片 1

唐初,相州(今河南安阳)刺史府是座凶宅,几任刺史都在任上死于非命。这回轮到朱希玉接任,朱刺史很小心,将传闻中闹鬼的西院命人锁上,严禁开启。有天傍晚,朱刺史下班后在家闲坐,忽见有“一人紫服,戴高鬟,乘马直入”,还带个两仆人。府中的保安以为是刺史家的亲戚,也不敢阻拦。这高官跳下马直奔西院,院门竟然自动打开,他进去之后,门又自动关上了。再回头看,那匹马和两个仆人,竟赫然不见。急报刺史,命开中院,但见“四周除扫甚洁,帐幄围匝,施设粲然,华筵广座,殽馔穷极水陆,数十人食具器物,尽金银也”。可是……桌边一个食客也没有,连刚进去的那位高官也没看到。朱刺史大吃一惊,知道自己误闯冥府的海天盛宴了。赶紧“酌酒酹之以祈福”,向冥府中的食客致歉。“遂出,闭其门。明日更开,则如旧矣。室宇封闭,草蔓荒凉”。过了两年,朱刺史就死在了任上(《太平广记》卷第三百二十九“相州刺史”)。

术士道:“办法倒是有,既然我直言相告,那我也会尽力帮你,能否免除,就要看天命了!”

《太平广记》里有两则夜宴的故事:

杨瑒于是按照他说的去等着。

第二天,杨县令依言在桑树林,直到太阳偏西,鬼差出现了,杨县令赶紧请他吃饭喝酒,鬼差似乎走得倦了,欣然享用。杨县令趁他喝得高兴,跪下求救。鬼差说:你丫昨晚厉害啊!我在院子里找了你一晚上都没看到你。今天上峰有令,务必将你拘押到冥府去。虽说吃人嘴短,兄弟也是奉命行事,你说怎么办呢?杨县令连忙叩头,表示要烧几千张大额冥币,给阴差老爷孝敬孝敬。鬼差说:老兄这么客气干啥?钱财乃身外之物,兄弟是毫不在意的。不过,这事我一人也做不了主,我得与同事们商量商量。要不这样吧,明晚我和几十个同事一起到贵府拜访,大家边吃边合计,你看如何?杨县令一听有戏,喜出望外,一迭声地满口答应,表示一定让冥府的公务员同志吃好喝好。

术士随后就详细地告诉杨瑒他所预见的种种情景。

一顿饭,把将死之人吃活了。值。

过了半夜,术士才高兴地对杨瑒说:“今天晚上暂时阻止(他们)前来了,明天你就用三十张纸当作钱,多做些饼,准备一壶酒,让人定鼎门(城门)出来,跑到桑林中去,如果看到有人经过,就赶紧请他们喝酒,有穿着青黑色皮衣和露出右臂的(人),那就是追你命的使者。如果他出现,那你的命就算是保住了!如果他不出现,那就回天无力了!你也必死无疑,你现在去换件衣服,躲到小屋里面等他。到时候多说感谢的话,问他需要些什么,我能做的就是这些了。”

唐玄宗开元年间,洛阳令杨瑒偶遇一术士,术士说他只有两日县令可做。杨忙恳求禳解。术士说,我来试试吧。一直忙活到半夜之后,术士高兴地说,鬼差今晚暂时不会来了,不过明天才是关键。明天你准备三十张纸钱,多做点面食点心,带上几坛好酒,到东门外桑树林里候着。只要有人经过就请他喝酒。要是有“皂裘右袒”(穿着黑色裘皮大衣,露着右臂)者,那就是索命的鬼差。你一定要拖住他,请他喝酒吃点心,只要他肯吃,你就有救。

死活都为了吃。鬼吏收到了钱,说:“那就多谢你的馈赠了,明天,我叫上地府中的各位差吏同来想对策,你可准备好丰盛的酒菜招待他们。”说完就消失了。

相州刺史    

快到半夜的时候,(鬼使)就对杨瑒说“你家对面的人是不是叫杨锡?听说也很有才干,现在把‘王’字旁改成‘金’字旁,把他追去就行了!你等到五更,听见更鼓一响,你就到杨锡家门前等着,如果能听到哭声,你就得救了!”

这大官死了还回原府邸开海天夜宴,被人撞见了遂杀人灭口,一顿饭把活人吃死了。冤。

杨瑒赶紧派人请他来家中吃饭,黑衣人也欣然前来。

告别鬼差之后,杨县令回家连夜准备,几乎将洛阳城高档酒楼的顶级食材买空。第二天晚上,裘皮客与几十位同事施施然来到杨府,杨县令“设供帐,极诸海陆,宴乐殊常浩畅”,酒桌上喝好了,鬼差纷纷表态:杨长官的事,怎么能不尽心尽力呢?然后对杨县令说,您对面小区里住着一位叫杨锡的,与您的名字相近。我们把冥府的索命通知书上的“王”偏旁改成“钅”,把那位带回去交差就行。您在今晚五更时分,到杨锡家门外听着。只要有哭声传出,就说明兄弟们得手了。

随后术士,就自己坐在了桌案前,画了几道符。

 临近年关,各单位各部门都免不了大小聚餐年饭。有甚者“华筵广座,殽馔穷极水陆”,觥筹交错,推杯换盏。尽管这些年上头三令五申,但人“饭总归要吃的”。还是“死活都要吃”。

改编自《广异记》

鬼差吃饱喝足,领受了冥币之后离去。杨县令惴惴不安地等到五更时分,终于听到杨锡家中传出哭声,杨县令的命“遂获免”(《太平广记》卷第三百二十九“杨瑒”)

有一次槐树下有个占卜者,杨瑒的官队经过,可那人却坐得端端正正,表情也泰然自若,也不行礼也不躲避。

到了他家,使者进了几道门,杨瑒才从小屋中出来拜见他。

只见快到五更天时,那鬼仍然在树枝上趴着,想进到杨锡家去,却被他家看门狗挡在了外边,过了一会儿,那鬼又从他家断墙中跳了进去,片刻之后就听见杨锡家人的哭声传来,杨瑒这才长出口气,算是度过了这次死劫!

杨瑒拜了又拜,还奉上了金银。

到了堂上就亲自审问,正要想命人打他,那术士抬头冷笑道:“你不过还是两天县令,竟然敢随便打我?”

负责开道兵丁就走过去训斥他,想让他起身回避官家车马,那卜者只是冷笑,却还不动地方。

杨瑒听出他是在暗示自己什么,心中奇怪,就问他究竟什么意思?

那算命的术士就说:“两天内,你就得死!”

杨瑒见他谈吐不凡,信了几分,就赶紧放了术士,请他明示。

他这才相信,跪在地上恳求术士道:“先生既然能预知此事,那么一定有办法解除吧?怎样才能免除这死劫呢?”

杨瑒赶紧跪拜让鬼使解救自己,还烧了一大堆的纸钱作为上下打点之用。

于是杨瑒就按照术士的办法,第二天早上就派人去了桑树林,一直等到日影西斜,带的酒饭眼看就要没了,那黑衣人也没出现,杨瑒正等的焦急万分。

图片 2

这个鬼使就问:“你昨天到哪里了?我们几次到你房间前,都没看到你,原本怀疑你在东院居住,见那里有神仙护佑,所以不敢冒然前去,现在地府命我们追你前去,你要怎么办?”

他们一行就坐下开怀畅饮,非常热闹,酒足饭饱后那些鬼差们都说:“杨官长的事情一定尽心办妥!”

饭后故事,仅供娱乐阅读,请勿迷信。

又过了不久,黑衣人终于出现了!

后记:中国古代的“饭桌文化”,没有什么是一顿宴席解决不了的。

于是杨瑒让衙役把那卜者抓到了府衙。

唐朝开元年中,洛阳令名叫杨瑒(古汉字,同玚chàng),经常有公务要从街道上经过。

他让杨瑒先将开头发散开盖住脸,脱了鞋赤着脚,然后面对墙壁站着。

转天,杨瑒提前就摆好了几大桌酒席,盘子里装的都是极好的山珍海味!

太阳快下山的时候,那黑衣使者和几十个同伴一同出现在他家院中。

术士一眼也没看面前那金银,直接领着杨瑒去了东院亭中。

图片 3

本文由开元棋牌发布于操作系统,转载请注明出处:死活都为了吃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